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圣泉书院 泉声讲堂 圣泉童学馆 圣泉禅茶 圣泉印社 佛教与企业 大雄宝殿 留言簿

卷六 艺文

点击次数:1540 加入日期:2012-4-11
分享到 :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关闭窗口

卷六 艺 文

文 章

《怀道塔碑》、《怀一塔碑》

有  唐李邕《怀道塔碑》,皇甫政《怀一塔碑》。

道、一二师碑云:“天降舍利,松不栖禽,梁不巢燕,池不生蛭,庭不生凡草,为六奇。”

——《三山志》卷第三十三《寺观类一·僧寺》,第606-607页

按,《碑记》所摘仅五奇,合前之“地涌甘泉”,当是六奇。

《福州东山圣泉法华院记》

唐·刘轲

庚戌(太和四)五月,侍御刘轲作《福州东山圣泉法华院记》,略云:“天下精剎往往称闽州胜绝。有东山法华院,为东南窟之一。景龙初有神僧怀道,始卜于爱同之西,卓一泉腾涌喷出,两道分注,一注濯所,一流为池。继有怀一居之。一之后智常居之。常有天童密侍,舍利潜降,山神听经,问中佛法,实自三大师始焉。是院不宿女子,不入荤血,真绝特也(长乐集)”

——卍新纂续藏经第 76 册 No. 1516 释氏通鉴卷第十,第114页

按:刘轲,生卒年不详,约唐文宗太和末(公元八三五年)前后在世。字希仁,沛(一作曲江)人。童年嗜学,著书甚多。曾为僧。元和末,(公元八二o年)登进士第。历官史馆。马植称其文为韩愈流亚。累迁侍御史。终洺州刺史。轲着有文一卷,《新唐书艺文志》传于世。庚戌(太和四)五月,公元830年。“《东山圣泉法华院记》,太和四年刘轲记在福州《舆地碑目》——《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卷六十三。”

《圣泉院记》

吉 湒 《圣泉院记》:“至德二载,郡太守吉公”。

薛 謇 《圣泉院记》:“元和十年,中丞薛公”。

元 锡 《圣泉院记》:“十三年,常侍元公”。

张仲方 大和初,出为福建观察使。《圣泉院记》:“大和初,张公自谏议大夫拜”。

——《三山志》卷第二十一《秩官类二·郡守》

按,《圣泉院记》现已散佚无存,不过从《三山志》所引《圣泉院记》看,该文大约作于宋代。

答巩仲至

宋·朱熹

    昨日递中辱书且审比日幕府优游所履佳福良以为慰痔疾想已平复此疾人多有之仆亦尝为所苦然见人用刀仗毒药攻之者或至反为大害因只服黄连枳殻等药及用马蓝菜煎汤薰似觉有效不审曽用之否熹足弱气痞遇寒益甚此两日来则用两人扶掖亦行不得长至前后因感冒伏枕几不能起衰老自应如此亦不足深恠也楚词板既漫灭虽修得亦不济事然欲重刋又不可整理使其可以就加讐校若修得了可就彼中先校一畨却以一净本见示当为参订改定商量若别刋得一本亦佳事也近得古田一士人所着补音一巻亦甚有功异时当并以奉寄也陈寺丞事巖老之兄尚未报来年岁未逺亦须尚可询问但当时作地志之人亦太草草耳文鉴诚如所论李文叔前此亦但见其论文数篇颇有可观今亦不能记忆但如战国䇿序则恐文健意弱太作为伤正气耳要之文章正统在唐及本朝各不过两三人其余大率多不满人意止可为知者道耳直卿尚未到此初意其来可以久逺相聚不谓又为诸生所留亦其食贫不得不为此耳三诗皆佳作但首篇用韵多所未晓前此所示诸篇亦多有类此者屡欲奉扣而輙忘之古韵虽有此例然在今日却恐不无讹谬之嫌耳然林与兴叶亦是秦语以兴为韵乃其方言终非音韵之正名画想多有之性甚爱此而无由多见他时经由得尽携以见顾使获与寓目焉千万幸也彼中亦有画手能以意作古人事迹否此间门前衆人作一小亭旧名聚星今欲于照壁上画陈太丘见荀朗陵事而无可属笔者甚以为挠今録其事之本末去幸试为寻访能画者令作一草巻寄及为幸但以两幅纸为之此间却自可添展也又有一事乡见圣泉寺有李邕碑趺螭首镌刻甚精六螭纠结既异今制而状逼真虽稍破析然犹有生意也幸为寻一木工巧于雕镂者以木写之用寸折尺不过高尺余便中寄示为望放翁老笔尤健在如大明诗林与兴叶之类今蜀人语犹如此盖多用鼻音也今当推为第一流近闻复有载笔之招不知果否方欲往求一文字或恐以此疑贱迹之为累未必肻作耳悟老化去甚可伤血疾渠旧有之未必服药之误也意公恨未之识见刘叔通说向在三山见一老僧自云客石林家甚久颇能道其余论不知便是此人否如其不然亦可因令寻访计其年事亦当是七十以上矣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此语深可念也前懐安尉杨岳从事乃龟山先生之孙乡来在官不幸盲废稼轩怜之为之呼医治疗竟不能视后来郑枢特为请祠今在彼城中寓居因其便还匆匆附此渠必不能出谒以其贤者之后时遣人存问之少有乏无力可周䘏计亦所不惮也病中廹不得已不免作一文字精力不逮殊觉辛苦此间穷陋无人商量甚恨相去之逺不得就来订正也

——《晦菴集》卷六十四《书知旧门人问答》(查对《朱子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B244.71/ZX/I26 )

《福州请圣泉颖老疏》

宋·陆游

    少室玄机,阳岐正脉,最端的处,只要言下承当。有多少人,尽向面前蹉过。某人谈锋峻峭,心地圜眀。当初向竹篦子头,偶然筑着磕着。而今踞宝华王座,选甚胡来汉来,便须拈起钳鎚,打开窠臼。以铁酸豏,普供大衆。与木上座,同演宗风。钟鼓铿鍧,旛幢炳焕。岂惟流辈,知不由兔径之高。要使师翁,发撞破烟楼之叹。

                                   ——《渭南文集》卷二十四,页141(163)

宋蔡襄圣泉寺松径诗青松苒苒门前道根底坚牢顔色好鸣籁萧森风雨生紫鳞开动龙蛇老天若有意别留种百年其下无纤草雷霆时绕雪霜重劲节支扶不顚倒野姿峭拔已背时肻要藤花彊纒抱南方赤夏苦蒸湿万木无声就僵槁忽经密䕃少休息肌骨便惊秋气早寄言匠者勿复顾留作清凉除热恼苏辙种松

——《御定佩文斋广群芳谱》卷六十九《木谱松二》

东山圣泉松根环之仅及尺许不枯不溢千年一日

——《玉芝堂谈荟》卷二十四五色泉 明 徐应秋撰

圣泉 竭十余年今者复溢俗传熯则民安

源流出何山涌涸兹有异湛然盈不余波下金地清甘本无滓渴饮得真味端能发茶色博亦资农利矧兹民俗安湓溢尤可憙满酌复携归良追曲肱意圣泉寺松径 径中草不植青松苒苒门前道根氐坚牢顔色好鸣籁萧森风雨生紫鳞开动龙蛇老天若有意别留种百年其下无纎草雷霆遶遶雪霜重劲节支扶不颠倒野姿峭拔已背时肯要藤花彊纒抱南方赤夏苦蒸湿万木无声就僵槁忽经密䕃少休息肌骨便惊秋气早寄言匠者勿复顾留作清凉除热恼

——宋蔡襄撰《端明集》巻二古诗

圣泉寺笑问并儿一举鞭亦逢佳景暂留连清冥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蹑屐路通林北寺落㠶门系海东船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

——元丰类藁巻八宋曽巩撰杂诗

圣泉闻道东山有圣泉杖藜侵晓到山前一寒玉流无尽万顷良田大有年茶鼎晓煎云脚嫩斋厨夜引澑声圆我来一酌磁瓯去终日余甘齿颊邉

——给事集巻一宋刘安上撰诗七言

福州圣泉院斋僧疏

——梁谿集巻一百六十五宋李纲撰祭文辞疏二

径山照堂一公塔铭径山有大比丘号照堂者讳了一姓徐氏明州奉化县人方童㓜时遇羣儿嬉戱偶坐旁观似不言者忽闻梵呗之音则跃而立起其父曰必法语也当令事佛生十四年大云寺祝髪受具年十六从广寿梵光法师习天台教读经数万言穷日夜不息已乃悟叹曰如来最上乗无挟而径造者也吾所读者古人之糟粕而已当是时照住相国寺知海院妙湛师思慧者具正法眼为世导师道俗宗向如佛出世一时丛林之盛聴法坐下常数百人师从之数年独能尽其学为高弟于是下汴絶淮径呉中浮浙江上天台入雪峰徧见耆年老宿表里洞然中无疑者㑹妙湛来涖黄蘖道塲领衆说法继妙湛后而学者倍其故师姿相竒龎寡言笑危坐一榻然如古井水有来叩者云涌泉落愈出而愈无穷性介特务自濶逺不交人事将诣雪峯朝议大夫曽恬与师厚善属师致书抵福帅大资张公守师意其为己纳笥中弗出乆之石泉虚席公曰黄蘖上首故是强将之下即日移书遣骑迎师师谢不敏使者五反而后受他日公过师师出恬书且致不即遣之意公喜曰韫椟之珍深藏而不市吾与师賔主无愧矣居三嵗改涖圣泉㑹左丞叶公梦得来守福曰黄蘖古佛道塲今世名缁孰逾一公者饬使者具书币以迎师至而阖境缁素奔走出迎欢呼踊跃声振山谷葢师自石泉出世更三大刹积十五年演唱真乗启悟后觉人人向道以佛为归已而后至将稍通饷谢易置诸禅师一日舍去归卧雪峰故庐泉南叶守庭珪尊德乐道之士也延之云门再迁法石庭珪代还师亦反西湖电峰菴即妙湛所栖闭门终日人莫见其面若将终俄被㫖往径山能仁院是嵗绍兴二十四年也径山无一垄之地可耕而学徒数千指师入据方丈檀施大集不求而办山有芝巖方丈遗址师尝指其处顾谓其徒曰吾将室居焉其徒不省所谓明年三月示以微疾退处明月堂唱箧中衣供佛饭僧翌日丁夘黎明索笔书四句偈投笔而逝趺坐如生俗寿六十四僧腊五十度弟子四十人得法者七人乃即芝巖建宁堵波举全躯于其中门人正文等因妙空佛海师讷老请余志其塔余许之而未暇文三过余而请益勤乃投以铭俾刻之铭曰径山之阳龙公所聚聴师说法诸天花雨相彼幻身如空中云脱骨芝巖夫岂其真道处现前而作佛事与龙为友亘古万祀

——《鸿庆居士集》卷三十三宋孙觌撰

资政许枢宻神道碑淳祐戊申九月九日前佥书枢宻院许公应龙薨于三山府第其孤峻以己酉四月奉公兆于圣泉寺西余适以罪归里峻哭泣拜以端明李公韶所为事状来乞笔隧道之碑予辞峻请益力经年不辍予惟昔者给札玉庐实公发䇿则今执笔以铭公实宜又予仍年居闲采诸旦评皆谓公居乡可法不干请州县不侵渔田里年踰八秩而手巻不辍贵跻政地而延士不倦庶㡬前辈气象是可书之尤者也谨按公字恭甫闽县人曽大父泰初赠太子少保妣王氏赠文安郡夫人祖材宣教郎赠太子太傅妣谢氏赠蕲春郡夫人父仲宏承议郎知漳州漳浦县累赠少保妣张氏福国夫人少保厯官清白生于建安尉廨干道戊子九月八日也公㓜頴悟四……

——《庸斋集》卷六宋赵汝腾撰

《马来西亚怡保东莲小筑一真法界纪念碑》

《唐朝古刹鼓山圣泉寺观音阁兴建碑记》

鼓山圣泉寺始建于唐代景龙元年(公元707年),距今已有1301年历史,建寺初期,国史怀一居寺西,苦乏水,忽一日,见二禽斗噪于地,异之,因锡其所,有泉如缕,俄尔绫纹波涌,乃环石而分之,南注为池,东注供汲瀚。唐开元一年御赐立额“圣泉”,古时寺院规模宏大,建筑雄伟,香火鼎盛,环境怡人。有文殊台、多宝塔、天台井、放生池、神移圣泉、芝捣、蛰龙轩、涵虚沼、御书堂等古迹。

今逢太平盛世,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现有侨居香港的仓山区建新镇凤高村绅士李生良、宋梅英伉俪率子李焰锋、媳林媚,子李焰辉、媳郑书佩,子清键、媳卞诗韵,女李敏莺、女婿叶家和,发大心愿,与此结缘,独资捐建观音阁一座。

福州大北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绍根伙博士,总经理张渊魁先生慷慨捐出宝地,重兴古刹,建筑期间该公司全体员工及周边信众、护法居士热情支持,现观音阁圆满落成,圣像开光,特立此碑纪念。

功德千古   流芳百世

                                                     鼓山圣泉寺

                                                   佛历二五五二年

诗 歌

《和钱申伯逰东山圣泉》

宋·李弥逊

偶脱尘中一梦阑,欲穷幽事遍寻山。

静岭人境鸡虫扰,老惬僧窗枕簟闲。

十里秋苔随屐齿,四更山月上帘颜。

登临物色催诗兴,未信天于我辈悭。

                               ——筠谿集巻十五宋李弥逊撰 诗七十三首

《游东山》

宋·李弥逊

游云本无心,时为晴山留。

我曹等云闲,亦作寻山游。

驾言出城阙,古寺聊相投。

摩娑铸金像,不知几春秋。

行行及佳境,真成上扬州。

追随况高人,华胄皆通侯。

高名迈姚宋,余事卑刘曹。

向来金銮御,一一亲垂旒。

如何邱壑中,乃与猿鹤俦。

寒威靳山秀,幽处不可求。

清溪访鹿迹,古涧窥龙头。

枯藤络断磴,未上愁吴牛。

人言昔仙去,疑是竹务猷。

云昏看山眼,欲展还复收。

伊予岩穴走,南山万里遒。

烟霞入膏肓,暝眩不可瘳。

群公上界侣,解后天南陬。

敢言同心臭,长抱躐等羞。

心知造物戏,驽骀间骅骝。

鹤书偶未下,爱日尚可偷。

花风起群萌,枝上春俗流。

更催小槽红,一笑非人谋。

《游东山》

宋·李纲

衰病年来百事阑,禅居环绕尽皆山。

登高选胜从君乐,隐几忘言输我闲。

一枕清风消永日,三杯浊酒发酡颜。

雀罗可设从来事,东阁常关不是悭。

                                       ——《梁溪集》卷三十

《游东山榴花洞》

宋·李纲

其一

一派寒流作小溪,松篁深处有丛祠。

千年鱓骨专车在,百丈灵湫瀑布垂。

粳稻丰穰欣岁乐,笳箫清咽报神私。

更将小雨为滂润,正是农夫报麦时。

其二

乞得明时多病身,归来林下养天真。

芒鞋竹杖未全孝,药灶酒壶随分春。

山寺递传钟磬晚,田家收拾稻粟新。

试穷溪上榴花洞。恐有桃源避世人。

其三

布地金沙片片匀,深沉院宇閟祗园。

清凉路畔前三语,摩诘城中不二门。

千种光明瞻瑞相,六根清净为还源。

狻猊座上法王子,稽首皈依众所尊。

《游东山》

明·邓定

其一

古寺依山不记年,兴来登临更悠然。

题诗遍扫苍苔石,隐几遥听瀑布泉。

山径草香春麝过,水塘沙暖白欧眠。

红尘隔断人间世,肯信桃源别有天。

——《榕城要纂·山川》

其二

东山崖寺古,登眺欲忘归。

猿盗岩前果,僧开竹下扉。

涧光摇树影,石瓮沁苔衣。

落日蝉声寂,疏钟动翠微。

《游东山》

林世吉

鸿响气已肃,鸟归景云竟。

敞席瞩回溪,搴林缘曲径。

岩屯云气深,石翳霜华净。

梧冷叶微脱,篁孤箨犹迸。

溜溜谷飚发,亭亭溪月映。

幽探展极娱,周览惬遐兴。

奇胜不可忘,濡翰着新咏。

“亭为新成号狮子,人曾旧隐作龙头。”——师孟

《山辉堂》

张劝

萧萧松竹荫华扉,更有虚堂隐翠微。

云露峰峦横秀色,月低岩下弄清辉。

分开远碧鸣泉落,点破寒光白鸟飞。

还是山阴秋霁后,照人怀澹欲忘归。

魏杰诗

故人招我城东路,古洞榴花迹有无。

鸡犬数家山寂寂,半肩斜日下樵夫。

(《鸣秋山馆诗抄》卷一)

《虞分庵》

宋·曾巩

虞寄庵前藓径通,满山台殿出青红。

难逢堆案文书少,偶见凭栏笑语同。

梅粉巧含溪上雪,柳黄微破日边风。

从今准拟频行乐,日伴尊前白发翁。

《游东山示客》

宋·曾巩

虞寄庵余藓径通,满山台殿出青红。

难逢推案文书少,偶见凭栏笑语同。

梅粉巧含溪上雪,柳黄微破日边风。

从今准拟频行乐,日伴樽前白发翁。

——《元丰类稿》卷八

宋曾巩诗

行春门外是东山,篮辇宁辞数往还。

溪上鹿随人去远,洞中花照水长闲。

楼台势出尘埃外,钟磬声来缥渺间。

自笑守官偷暇日,暂携妻子一开颜。

《游圣泉》

宋·蔡襄

源流出何山?涌涸兹有异。

湛然盈石泓,余波下金地。

清甘本无滓,渴饮得真味。

端能发茶色,博亦资农利。

矧兹民俗安,湓溢尤可喜。

满酌复携归,良追曲肱意。

蔡襄诗

洞里花开无定期,落红曾见逐泉飞。

仙人应向青山口,管却春风不与归。

《圣泉寺松径》

宋·蔡襄

青松苒苒门前道,根柢坚牢颜色好。

鸣籁萧森风雨生,紫鳞开动龙蛇老。

天若有意留别种,百年其下无纤草。

雷霆时绕雪霜重,劲节支扶不颠倒。

野姿峭拔已背时,肯要藤花强缠抱。

南方赤夏苦蒸湿,万木无声就僵槁。

忽经密荫少休息,肌骨便惊秋气早。

寄言匠者勿复顾,留作清凉除热恼。自注:“径中草不植。”

《榴花洞》

宋·蔡襄

洞里花开无定期,落红曾见逐泉飞。

仙人应向青山日,管却春风不与归。

《圣泉》

宋·蔡襄

注:圣泉竭十余年,今者复溢,俗传熯则民安

源流出何山,涌凅兹有异。

湛然盈石泓,余波下金地。

清甘本无滓,渴饮得真味。

端能发茶色,博亦资农利。

矧兹民俗安,湓溢尤可喜。

满酌复携归,良追曲肱意。

按,本篇作于庆历六年即1046年

《游圣泉》

宋·蔡襄

源流出何山,涌注知有异。

自注:俗传泉涌则民安,是泉涸十余年,今始涌也。

《游圣泉》

宋·曾巩

笑问并二一举鞭,亦逢佳境暂留连。

清冥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

蹑屐路通林北寺,落帆门系海东船。

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

《游大乘寺》

宋·曾巩

行春门外是东山,览胜宁辞数往还。

溪上鹿随人去远,洞中花照水长闲。

楼台势出尘埃外,钟磬声来缥缈间。

自笑守官偷暇日,暂携妻子一开颜。

《访许子大于大乘寺》

宋·李纲

物外仙家长自春,隐沦何必为逃秦。

只因榴洞赠花者,便是桃源种树人。

丹荔枝头星灿烂,白云峰顶玉璘珣。

主人留客非无意,端为出山多世尘。

《自题碧岩亭》

许将

旧室僧留古岸边,欣予同赏碧岩前。

日生狮子峰头树,烟伴榴花洞口泉。

黄叶入秋山出地,白云临晓海垂天。

飘然踪迹今何在,别去江湖又一年。

按,《闽都记》作“别去江山又一年”。

《许门下和程大卿诗》

东山十里覆溪流,远客时时一望愁。

泉近榴花深洞口,亭开师子旧峰头。

八州旗色天边出,三馆芸香海上留。

南国共歌公所憩,独嗟无计奉英游。

《榴花洞》

黄裳

莲社是非外,洞天空色中。

一枝樵客梦,两腋石门风。

鹿径踪何在,榴花信可通。

此缘当邂逅,来接紫元翁。

——《榕城要纂·山川》

富沙魏万诗

江山巧秀入禅扃,四望仙源画未真。

万叠好峰侵碧落,一条流水隔红尘。

涧边鹿迹知何代,洞口榴花镇似春。

自恨声名尚牵锁,无因长对社中人。

僧惟岳诗

碧虚涵沼沼涵虚,虚沼圆同绝欠余。

夜月丽虚知是影,更谁临沼照蟾蜍。

僧惟岳诗:

岩头瀑布泻寒烟,井底澄清浸月圆。

性水真空周法界,神从何处更移泉?

古松上有钱昱留题

景致逼神仙,心幽道亦玄。

僧闲来出世,松老不知年。

放马眠岩草,移杯酌涧泉。

浮名如脱得,终住此云边。

《访圣泉殊上人》

明·陈亮

步入金沙地,禅居偶闭关。

碧云凝曙色,红树满寒山。

尚觉香缘浅,空携俗虑还。

三车何处演,却放白牛间。

《游圣泉访殊上人》

明·陈亮

步入金沙地,禅居偶闭关。碧云凝曙色,红树满寒山。

尚觉香缘浅,空携俗虑还。三车何处演,却放白牛闲。

《神移泉》

明·僧怀岳

岩头瀑布泻寒烟,井底澄清浸月圆。

性水真空同法界,神从何处更移泉。

《游圣泉》

明·谢肇淛

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野径缘溪远,层峰绕郭偏。

锡飞初得地,禽戏忽成泉。竹老阴常覆,松枯脉暗穿。

鹿分甘露水,龙出讲经筳。朱阙诸天近,霜钟万壑传。

沉灰原有韧,沧海已为田。云锁门双塔,林园屋数椽。

哀涛惊鹤梦,败叶拥僧眠。霜落祗林树,苔深法座莲。

稀闻来杖履,谁复布金钱。废洞迷灵迹,残碑失古镌。

六时荒院磬,一炷断炉烟。铁像它寮寄,珠幡尽日悬。

樵人寻旧址,行客吊新阡。趺籍蒲团稳,登知蜡屐便。

悲风初广莫,残照且虞渊。碧殿猿啼里,元岩鸟道也。

城阴浮薄蔼,烧影引归鞭。囘首兴亡地,空林咽暮蝉。

《圣泉院寻榴花洞不见》

明·安国贤

不见相将岑,屐齿痕青草侵。

窦涌一泓澄净水,幡飞双塔见禅林。

遗榴尚忆当年事,逐鹿空怀昔日心。

古洞荒芜寻不见,满山松影乱啼禽。

《文殊废寺》

明·徐火勃

宝刹庄严盛故唐,给孤园路变坟庄。

炉抛前垅荒祠座,钟徏它山别院梁。

供佛有田豪主得,挂瓢无地老僧亡。

村南村北累累冢,几个孙曾哭白杨。

明徐火勃

一片空山草树疏,欲寻遗址但荒墟。

野翁不识前朝事,犹记当年旧隐居。

《寻榴花洞》

明·徐火勃

“桐门无处见榴花,麦秀渐渐古路斜。

应是游人寻不到,山深元自有仙家。”

“千年陵谷变沧桑,仙洞沈沈闭夕阳。

碧涧乱流无鹿迹,满山秋草卧牛羊。”

(《闽都记》卷十)

《游圣泉寺》

明·徐火勃

东峰晴翠昼阴阴,旧是闽王施宝林。

古路斜通松坞远,冷泉流注数根深。

钟移别院销追蠡,锡卓空山绝戏禽。

寺额尚存唐代迹,更谁重布给孤金。

《经文殊废寺》

明·谢肇淛

千年灵塔委金沙,憔悴前朝古柏斜。

石础尚留青藓篆,墓门空锁白杨花。

佛销宝相埋秋草,僧散斋堂馁暮鸦。

石马玉鱼零落尽,行人犹说梵王家。

《圣泉寺》

明·谢肇淛

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

《东溪杂兴》

清·林枫

我爱东郊路,溪声镇日喧。

危岩低压屋,老树耸当门。

流水高低堰,斜阳上下村。

短桥深竹里,一角酒旗翻。

——《鸣秋山馆诗抄》卷一

清林枫

虞公遁迹有精庐,高卧曾经劫火余。

山色溪声无恙在,谁人能识隐居人?

——《鸣秋山馆诗抄》卷一

清·叶观国

裂土封侯爵已高,倔强海上弄弓刀。

虞公近在终难致,枉负闽中四姓豪。

(《国朝全闽诗录·初集》卷十五)。

叶观国诗

一湾流水隔江尘,榴花桃源等避秦。

却惜蓝超太轻率,周旋不及武陵人。

——《国朝全闽诗录·初集》卷十五

按,叶观国,具体可参看《三山叶氏家族与文学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榴花洞》

林旭

避秦之境古所耽,影事偶袭桃源淡。

永泰距今逾千载,空馀山色堆吴蓝。

当时逐鹿来樵叟,遂因传遍世人口。

若教把臂竟留卿,福地谁知此间有?

游人枉自访洞门,洞门何处双石蹲?

秉火求之不见底,水声【氵+虢氵+虢】蝙蝠喧。

如闻日月壶中别,终古榴花根盘结。

一枝曾遣到人间,自开自落更谁折?

此邦辐辏称通都,圣泉宝刹云霞扶。

前者忠惠后忠定,风流题咏今留图。

我家近在东山路,胜迹略能道其故。

山灵深望飞盖游,自古登高属能赋。

——《晚翠轩集 外集·应试作》

应邀于福州圣泉寺雅聚即赋

封崇长

绍介图文网上凭,飞车直向翠微层。

千年古刹缘传说,一甲新时赖复兴。

宋相名臣留妙咏,唐宗御笔聚良朋。

夙虔墨客今尤盛,雅集风流佛子称。

    按,封崇长,福建省公安厅退休干部,中共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公安文联书法家协会会员、福建省警察协会常务理事、福建省楹联学会秘书长、福州市楹联学会副会长。 

《圣泉再涌》——福州鼓山圣泉寺寺歌

作词 顾颖

谁在说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百花红。

鼓岭之畔榕风动,

圣泉说法乐融融。

谁在讲************,

空即是色绿意浓。

有福之洲清风送,

圣泉再涌叮叮咚。

圣泉啊如如不动,

坐看云起去无踪。

圣泉啊脚步匆匆,

风雨无阻任驰骋。

圣泉啊敞开心胸,

心无挂碍能包容。

圣泉啊情有独钟,

慈悲为怀为众生。

按,《圣泉再涌》系福州鼓山涌泉寺寺歌,创作于2011年,著名音乐人陈卫东作曲,北京大北农邵根伙博士、福州大北农总经理张渊魁先生和福州圣泉寺住持释传观法师统筹, 北京般若之舟文化艺术传播中心制作,亚洲爱乐乐团伴奏,黑鸭子演唱组合伴唱,有独唱版(霍思羽)和对唱版(陈卫东、霍思羽)两个版本。

上一篇: 卷七 别记
下一篇: 卷五 文物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圣泉书院 | 泉声讲堂 | 圣泉禅茶 | 圣泉印社 | 佛教与企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鼓山镇园中村110号大北农圣泉寺 电话号码:0591-87880072 传真0591-87902120

QQ群:158074229 邮箱:fzsqs136@163.com 网站建设:聚耀美 http://www.hzjuym.com 网站备案:浙ICP备12011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