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圣泉书院 泉声讲堂 圣泉童学馆 圣泉禅茶 圣泉印社 佛教与企业 大雄宝殿 留言簿

卷二 建置

点击次数:1390 加入日期:2012-4-11
分享到 :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关闭窗口

卷二 建 置

序 东山一隅,古刹实繁,传几千载者,唯圣泉一刹而已。志《建置》第二。

一、大乘爱同寺

大乘、爱同寺 在东山瑞圣里。六年置大乘,十二年置爱同,皆律寺。异居而同食,故曰爱同。唐神龙中,律师怀道、怀一相继居之。会昌,例废。大中十一年复之,合为一,尚异居。(底本、崇抄皆作“尚星居”,据库本改。)皇朝天圣元年,主僧戒华始改禅刹。元祐中,门下侍郎许将请为功德院。有:

    《西院大律师碑》 刘太真撰,于頔书。

    《罗汉堂记》 记见书。

——《三山志》卷第三十三《寺观类一·僧寺》,第603-604页

大乘爱同寺 在东山。《闽都记》:梁大同六年置大乘寺,十二年置爱同寺。唐大中十一年合二寺为一,因名。宋元祐间,许将请为功德院。中有夜光台、神僧室、鉴净轩、放生池,山辉堂诸胜。嘉靖间,倭变,颓废。国朝康熙八年重修。宋曾巩《游大乘寺》诗:“行春门外是东山,览胜宁辞数往还。溪上鹿随人去远,洞中花照水长闲。楼台势出尘埃外,钟磬声来缥缈间。自笑守官偷暇日,暂携妻子一开颜。”李纲《访许子大于大乘寺》诗:“物外仙家长自春,隐沦何必为逃秦。只因榴洞赠花者,便是桃源种树人。丹荔枝头星灿烂,白云峰顶玉璘珣。主人留客非无意,端为出山多世尘。”两诗移入艺文

——《榕城考古略》

大乘爱同寺 在东山。梁大同六年,置大乘寺,十二年,置爱同寺。唐大中十一年,合二寺为一,因名。宋元祐中,许将请为功德院。中有夜光台、神僧室、鑑净轩、放生池、山辉堂,今废。

——《闽都记》卷之十一《郡东闽县胜迹》

大乘爱同寺  在东山。梁大同六年,置大乘寺;十二年,置爱同。唐大中十一年合为一。宋元祐中为功德院。中有夜光台、神僧室、放生池,今废。

——《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一千四十《福州府祠庙考》

按,梁大同六年即公元540年,置大乘寺;大同年号至十一年,无十二年,可能为中大同一年,即公元546年;唐大中十一年即公元857年。

大乘爱同寺

俗称:三宝骨。《三山志·寺观类一》:“在东山瑞圣里。梁大同六年(540年)置大乘。十二年置爱同,皆律寺,异居而同食,故曰爱同。唐神龙中(705—707年),律师怀道、怀一相继居之。会昌例废。(按:会昌指唐武宗李炎、年号为会昌元年至六年(841—846))。大中十一年(857年),复之,合为一,尚星居。皇朝天圣元年(1023年),主僧戒华始改禅刹。元祐中(1086—1094年),门下侍郎许将请为功德院。有西院太律师碑(刘太真撰、于頔书),罗汉室记,(记见书)。”宋曾巩《游大乘寺》诗:“行春门外是东山,览胜宁辞数往还。溪上鹿随人去远,洞中花照水长闲。楼台势出尘埃外,钟磬声来缥缈间。自笑守官偷暇日,暂携妻子一开颜。”(《元丰类稿》卷八)李纲《访许子大于大乘寺》诗:“物外仙家长自春,隐沦何必为逃秦。只因榴洞赠花者,便是桃源种树人。丹荔枝头星灿烂,白云峰顶玉璘珣。主人留客非无意,端为出山多世尘。”(《闽都记》卷十一)“中有夜光台、神僧室、鉴净轩、放生池,山辉堂,今废。”《榕城考古略》:“嘉靖间(1522—1566),倭变,颓废。国朝康熙八年(1669年)重修。”今已圮废。(出处)

二、圣泉寺

东山圣泉院 瑞圣里。景龙元年,僧怀一始卜居于爱同寺之西,苦乏水。忽一日,二禽斗噪于地,心异之,杖锡往视,因卓其所,有泉如缕,俄而涌溢,人乃砻石环其口,(底本、崇抄作“涌凌丈”,据库本改。)分为两道:注东者,濯所用之;(底本、库本皆作“濯所用之”,崇抄作“濯缨用之”。)南流者,为池。蔡公襄有《圣泉诗》,下注云:涸十余年,今者复涌。俗传涌则民安。寺旧名法华,先天二年立今额唐刘轲记。

——《三山志卷第三十三寺观类一·僧寺》,第606-607页

按:先天二年即开元元年,公元713年。景龙元年为公元707年。陈叔侗点校本《三山志》作“寺旧名法华,先天二年立。今额唐刘轲记”,断句有误,当为“先天二年立今额,唐刘轲记”。所云刘轲为《福州东山圣泉法华院记》,见卷六艺文。依此可知,怀一大师在景龙元年(707)结茅卜居于圣泉故地,故圣泉寺滥觞于是年。

圣泉寺 在东山,旧名法华。唐景龙初,僧怀一始卜居于爱同寺之西,苦乏水。忽一日,二禽斗噪于地,异之,因卓锡其所,有泉如缕,俄而绫纹波涌,乃环石而分之,南注为池,东注供汲澣。先天二年立额,易今名,刘轲为记。寺有唐李邕《怀道塔碑》、皇甫政《怀一塔碑》。又有文殊岩、多宝塔、天台井、放生池、神移泉、芝坞、蛰龙轩、涵虚沼、御书堂诸胜,今多颓废。万历间,僧善灿重建佛堂。俗云:寺有六奇:道一二师碑、天降舍利、松不栖禽、梁不巢燕、池不生蛙、庭不生凡草,是也。宋蔡襄《圣泉》诗:“源流出何山,涌注知有异。”自注:“俗传泉涌则民安,是泉涸十余年,今始涌也。”宋曾巩《游圣泉》诗:“笑问并儿一举鞭,亦逢佳景暂留连。清暝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蹑屐路通林北寺,落帆门系海东船。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明谢肇淛《圣泉寺》诗:“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野径缘溪远,层峰绕郭偏。锡飞初得地,禽戏忽成泉。竹老阴常复,松枯脉暗穿。鹿分甘露水,龙出讲经筵。香阙诸天近,霜钟万壑传。沈灰原有劫,沧海已为田。云锁门双塔,林围屋数椽。哀涛惊鹤梦,败叶拥僧眠。霜落祗林树,苔深法座莲。稀闻来杖屦,谁复布金钱。废洞迷灵迹,残碑失古镌。六时荒院磬,一炷断炉烟。铁像他寮寄,珠幡尽日悬。樵人寻旧址,行客吊新阡。跌籍蒲团隐,登知蜡屐便。悲风初广莫,残照且虞渊。碧殿猿啼里,元岩鸟道边。城阴浮薄霭,烧影引归鞭。回首兴亡地,空林咽暮蝉。”徐《游圣泉寺》诗:“东峰晴翠尽阴阴,旧是闽王施宝林。古路斜通松坞远,冷泉流注树根深。钟移别院销追蠡,锡卓空山绝戏禽。寺额尚存唐代迹,更谁重布给孤金。”

——《榕城考古略》

圣泉寺 在东山。唐景龙元年,僧怀一见二禽翔噪于地,属刂得泉,因建寺,旧名法华。先天二年赐今额。唐刘轲记,有李邕怀道塔碑、皇甫政怀一塔碑。明陈亮《圣泉访殊上人》诗:“步入金沙地,禅居偶闭关。碧云凝曙色,红叶满寒山。尚觉香缘浅,空携俗虑还。三车何处演,却放白牛间。”

——万历《福州府志》卷七十四《杂事志三寺观》

圣泉院 旧名法华。唐景龙初,僧怀一始卜居寺西,苦远汲,忽一禽噪于地,因凿之,泉忽涌出。先天二年,赐额。又有文殊岩、多宝塔、天台井、放生池、神移泉、松坞、芝坞、跃龙渊、涵虚沼、御书堂、罗汉堂诸胜。又有李邕《皇甫政塔碑》,今多颓废。万历间,僧善灿重建佛堂。
  宋曾巩《游圣泉》:“笑问并儿一举鞭,亦逢隹景暂留连。清冥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蹑屐路通林北寺,落帆门系海东船。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李弥逊《游圣泉》:“偶脱尘中一梦阑,欲穷幽事遍寻山。静怜人境鸡虫扰,老惬僧窗枕簟闲。十里秋苔隨屐齿,四更山月上帘颜。登临物色催诗兴,未信天于我辈悭。”
  明陈亮《游圣泉访殊上人》:“步入金沙地,禅居偶闭关。碧云凝曙色,红树满寒山。尚觉香缘浅,空携俗虑还。三车13何处演,却放白牛闲。”僧惟岳《神移泉》:“岩头瀑布泻寒烟,井底澄清浸月圆。性水真空同法界,神从何处更移泉。”谢肇淛《游圣泉》:“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野径缘溪远,层峰绕郭偏。锡飞初得地,禽戏忽成泉。竹老阴常覆,松枯脉暗穿。鹿分甘露水,龙出讲经筵。朱阙诸天近,霜钟万壑传。沉灰原有刼,沧海已为田。云锁门双塔,林园屋数椽。哀涛惊鹤梦,败叶拥僧眠。霜落祗林树,苔深法座莲。稀闻来杖履,谁复布金钱。废洞迷灵跡,残碑失古镌。六时荒院磬,一炷断炉烟。铁像它寮寄,珠幡尽日悬。樵人寻旧址,行客吊新阡。趺藉蒲团稳,登知蜡屐便。悲风初广莫,残照且虞渊。碧殿猿啼里,元岩鸟道边。城阴浮薄蔼,烧影引归鞭。囘首兴亡地,空林咽暮蝉。”徐《游圣泉》:“东峰晴翠昼阴阴,旧是闽王施宝林。古路斜通松坞远,冷泉流注树根深。钟移别院销追蠡,锡卓空山绝戏禽。寺额尚存唐代迹,更谁重布给孤金。”安国贤《圣泉院寻榴花洞不见》:“不见相将岑,屐齿痕青草色侵。窦湧一泓澄浄水,幡飞双塔见禅林。遗榴尚忆当年事,逐鹿空怀昔日心。古洞荒芜寻不见,满山松影乱啼禽。”
  龙首涧 宋许将读书处,故名。又有清阴、碧岩二亭。

——《闽都记》卷之十一《郡东闽县胜迹》

圣泉寺 在遂胜里,唐景隆元年建。《三山志》:“僧怀一始卜居于爱同寺之西,苦乏水。忽一日,二禽斗噪于地,异之,因卓锡其所。有泉如缕,俄而涌溢,人乃砻石环其口。详《古迹》。寺旧名法华,先天二年立今额,唐刘轲记。有唐李邕《怀道塔碑》,皇甫政《怀一塔碑》。道一二师碑,天降舍利,松不栖禽,梁不巢燕,池不生蛙,庭不生凡草,为六奇。《闽都记》:“又有文殊岩、多宝塔、天台井、放生池、神移泉、松坞。”详《古迹》。芝坞、蛰龙渊、涵虚沼、御书堂、罗汉堂诸胜,今多颓废。万历间,僧善灿重建佛堂。[HT6SS]宋曾巩《游圣泉院》诗:“笑问并儿一举鞭,亦逢佳景暂流连。清冥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蹑屐路通林北寺,落帆门系海东船。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李弥逊《游圣泉寺》诗:“偶脱尘中一梦阑,欲穷幽事遍寻山。静怜人境鸡虫扰,老惬僧窗枕簟闲。十里秋苔随屐齿,四更山月上帘颜。登临物色催诗兴,未信天于我辈悭。”明陈亮《访圣泉殊上人》诗:“步入金沙地,禅居偶闭关。碧云凝曙色,红树满寒山。尚觉香缘浅,空携俗虑还。三车何处演,却放白牛间。”谢肇氵制《圣泉寺》诗:“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野径缘溪远,层峰绕郭偏。锡飞初得地,禽戏忽成泉。竹老阴常覆,松枯脉暗穿。鹿分甘露水,龙出讲经筵。香阙诸天近,霜钟万壑传。沉灰原有劫,沧海已为田。云锁门双塔,林围屋数椽。哀涛惊鹤梦,败叶拥僧眠。霜落祗林树,苔深法座莲。稀闻来杖屦,谁复布金钱。废洞迷灵迹,残碑失古镌。六时荒院磬,一炷断炉烟。铁像他寮寄,珠幡尽日悬。樵人寻旧址,行客吊新阡。趺藉蒲团稳,登知蜡屐便。悲风初广莫,残照且虞渊。碧殿猿啼里,元岩鸟道边。城阴浮薄霭,烧影引归鞭。回首兴亡地,空林咽暮蝉。”徐火勃《游圣泉寺》诗:“东峰晴翠昼阴阴,旧是闽王施宝林。古路斜通松坞远,冷泉流注树根深。钟移别院销追蠡,锡卓空山绝戏禽。寺额尚存唐代迹,更谁重布给孤金。”

——乾隆《福州府志》卷十六上《寺院一》

圣泉寺  在东山。唐景德元年,僧怀一见二禽翔噪于地,劅得泉,因建寺。旧名法华,先天二年赐今额。

——《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一千四十卷《福州府祠庙考》

圣泉寺 在闽县东,瑞圣里,唐建。其中松不棲禽,梁不巢燕,池不生蛭,庭不生凡草。

——《明一统志》卷七十四《福建布政司》,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

圣泉寺

在鼓山乡园中村,(今生物药厂内)。《三山志·寺观类一》:“瑞圣里,景龙元年(707年),僧怀一始卜居于爱同寺之西,苦乏水。忽一日,二禽斗噪于地,异之,往视,因卓其所,有泉如缕,俄而凌丈环其口,为两道,注者濯缨之用,南流者为池。(蔡公襄《圣泉》诗下注云:“涸十余年,今者复涌。俗传涌则民安”)寺旧名法华,先天二年(713年)立今额。唐刘轲为记,有唐李邕《怀道塔碑》、皇甫政《怀一塔碑》、(道一二师碑云:“天降舍利,松不栖禽,梁不巢燕,地不生蛭,庭不生凡草,为六奇。”)多宝塔,御书堂(藏本太宗所赐)放生池。”宋曾巩《游圣泉》诗:“笑问并儿一举鞭,亦逢佳景暂留连。清暝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蹑屐路通林北寺,落帆门系海东船。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元丰类稿》卷八)《五杂组》卷三云:“天下泉有一勺而不枯不溢者,夫不枯不易也耳,其不溢也何故?……闽东山圣泉可尺许,松根环之,千年如一日也。”《榕城考古略》:“明万历间(1573—1620年),僧善灿重建佛堂。”明陈亮《访圣泉访殊上人》诗:“步入金沙地,禅居偶闭关。碧云凝曙色,红叶满寒山。尚觉香缘浅,空携俗虑还。三车何处演,却放白牛。”僧惟岳《神移泉》:“岩头瀑布泻寒烟,井底澄清浸月园。性水真空同法界,神从何处更移泉。”徐火勃有:“东峰晴翠昼阴阴,旧是闽王施宝林。古路斜通松坞远,冷泉流注数根深。钟移别院销追蠡,锡卓空山绝戏禽。寺额尚存唐代迹,更谁重布给孤金。”谢肇淛《游圣泉》有:“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野径缘溪远,层峰绕郭偏。锡飞初得地,禽戏忽成泉”诗句。(以上均见《闽都记》卷十一)清林枫有:“萧梁古刹委荒芜,松径无人鸟自呼。龙去潭空泉久涸,残碑零落剩龟肤。”(《鸣秋山馆诗抄》卷一)魏杰诗云:“蓝超逐鹿自何年,今访榴花洞渺然。寺畔有池来岫月,门前无水咽溪泉。草深蝴蝶花间见,日半牛羊陇上眠。寄语山僧须补缀,此中风景即西天。”《逸园诗集》。清道光间,郭柏苍有《游榴花洞宿圣泉寺》和王廷俊《夜宿圣泉寺示彻理上人》诗句中,足证当时寺宇尚能留宿。可惜至今仅存单层平屋,荒芜不堪,濒临圮废。左侧“圣泉古迹”仍存,寺内原有李北海,皇甫政所撰二碑早已无存。(出处)

福州东门圣泉寺:唐中宗景龙元年(707),僧怀一始卜居于此,建寺以法华为名。玄宗光天元年(712),改今名。唐皇甫政撰有《怀一塔碑》,李邕撰有《怀道塔碑》,宋曾巩有《游圣泉院》诗。明万历间(万历共48年,1573~1620),僧善灿重建;1928年,僧宝松重修。现为福州雪峰禅寺廨院。

——陈遵统等编《福建编年史》(上册),第28页。

多宝塔 

    永泰中代宗书额,盖智常藏所。

        ——《三山志》卷第三十三《寺观类一·僧寺》,第606-607页
御书堂 

藏本朝太宗所赐。

        ——《三山志》卷第三十三《寺观类一·僧寺》,第606-607页

放生池 

    增置。

——《三山志》卷第三十三《寺观类一·僧寺》,第606-607页

观音阁

文殊岩

多宝塔

天台井

神移泉

芝  坞

蛰龙轩

涵虚沼

大悲楼

泉声讲堂

泉声书院

山门(华表)

上一篇: 卷三 僧侣
下一篇: 卷一 形胜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圣泉书院 | 泉声讲堂 | 圣泉禅茶 | 圣泉印社 | 佛教与企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鼓山镇园中村110号大北农圣泉寺 电话号码:0591-87880072 传真0591-87902120

QQ群:158074229 邮箱:fzsqs136@163.com 网站建设:聚耀美 http://www.hzjuym.com 网站备案:浙ICP备12011421号-1